English
  • 艺术品
  • 艺术家

崧翰艺术 | 刘邓:用灵魂击掌而歌

遗憾仅仅活在我的躯壳内,而外面却是大千世界。

——《女宾》西蒙娜·德·波伏瓦


在展览现场或者是偶然的场景里,我时常会听到有人问,这幅画是什么意思?这本质上是一个错误的问题。作品所呈递出来的视觉图像并不需要符合言语思维或者视觉现实。所以一个好问题是,这些画作有没有传达出真实的情感?

刘邓用无数根线条交织,在迷恋时间的那段过程中,进行了数不清的思考和试错。上千张废稿,以及必须要舍弃的想法后,诞生了永恒于时间超脱于思想的作品。

他用专属的符号能对所有的观众产生同样的影响,引起共鸣,不是因为他们以前见过,而是因为它是如此的基础和基本,用笔去描述,传递内容给予观众自我的内心审视,最后在他们心中回荡。

《泰一 VI》97×181cm 宣纸丙烯 2014


Q 在目前的艺术职业生涯中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可以是影响了你的创作,或者影响了你的生活。

A 应该是有几次掉进绝境和深渊,每一次都让我更加了解这个自己一点,韧性也增加了一点。当越是了解自己更多的时候,向外看这个世界又多了些深度和开阔度,能够更多的看到平凡时刻的美好。


“艺术对于今天的人来说是可以疗愈的良药,艺术是可以净化人的内心,调整我们对于浮躁社会的心态。”刘邓在谈话中这样说道。

我们日常生活在一个习惯性里面,其中充满了无限可能,就连一个杯子都有多面性,它可以是小孩的玩具,解构看也可以只是工具材料。而艺术的魅力就在此,它把任何事物都从日常化和习惯性中剔除,再重新拼装去体验去看待这件事物,让生活中细小的事物变得无限可能,这也是艺术的根本。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不断被条条框框的制度所约束,而忘记了我们曾经也可以无所不能,因为这个世界本身平凡且不平凡。

《日与夜》150×150cm 宣纸丙烯 2016


Q 如果把你作品中的所有复制形成的线条看成一个空间宇宙或者一次新生轮回,那么在创作中你的精神品格和现实中的你有什么区别?

A 精神品格,是我的内核部分。现实中的我也是日常世界的一部分,有血有肉,只是更加完整一点。


我们看到的任何事情,都一定会在宇宙中出现且是反复的出现。一个常见的事情,隔一万年又重新出现一次,而不常见的事情,要隔一亿年时间才有可能又发生一次。

当世界要把一件事情表现出来时,一定是反复不断的出现在不同的平行空间之内。看似是偶然发生的事物,实则必然会在宇宙中反复的无限次的出现。

其实这是一种所谓的时间观念。

艺术家刘邓在迷恋时间的过程中,把自己的思维传递,用图像表示出来。将同样的线条在纸上不停的重复。在反复描绘的过程里,将时间的差异性体现在其中,呈现出不同的元素。这种复制里面有时间性、有差异性,不同于工业化流水线的复制,艺术家所要体现的是去标准化,去差异化。

《紫 - 蓝》 88×68cm 宣纸丙烯 2015


Q 在目前的艺术职业生涯中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有哪些可以是影响了你的创作,或者影响了你的生活。

A 应该是有几次掉进绝境和深渊,每一次都让我更加了解这个自己一点,韧性也增加了一点。当越是了解自己更多的时候,向外看这个世界又多了些深度和开阔度,能够更多的看到平凡时刻的美好。


艺术不可能是大众性的,当然会有艺术被普世性的传播,但能接受并欣赏的人还在少数。

如果黑白色的线条是内心独白的写照,那么对于色彩的探索,也许是作为人生的课题而出现的。

从有限的生命中不断回溯而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所有的存有体不仅选择了让自己趋于完美,也选择了一个主要的生命课题,通过完成这个功课来达到完美。

当艺术家以美学追求为课题时,会被自己与生俱来的天赋所驱动,创作的需要在年轻时便展露出来,并主宰他的一生。

《岔路》210×74cm 纸本中性笔 2007


Q 你怎样取舍创作过程中衍生出的新想法?

A 在保持自己的完整能量场的情况下,去试错,同时也相信你的直觉,最重要的是不要因为疲倦而弄掉了热爱。


“试错是需要用生命状态来验证的。”这是刘邓在讲述绘画演变中所说过的。

艺术本身是没有标准的,一幅画最后的完成形态并不是有了模型和初步脑海中的想法就能定论的,同样艺术也无法去在过程中所印证。

对或错本身没有太大之分,只有在一次又一次新的想法或杂乱的思绪冒出来时不断地尝试摸索,最后才能做排除法找到想要的内容。

试错的成本很高,上千张纸,无数个日夜,而艺术家必须在这过程中保持孤独,在孤独的状态里和内心对话。在消耗和享受孤独的过程中进行自省,不知疲倦的创作。

《空间物语5》50×75cm 英国专业版画纸 2023


Q 用三个词来形容你的作品。

A 纵情燃烧、静水深流、长河落日。


直至十九世纪末期,人们逐渐发现传统的艺术形式与艺术对象早已没有办法来满足人类心灵不断溢出的情感,于是艺术逐渐面向了自己成为人们宣泄情绪、表达情思的工具。在这时艺术的主体也开始从社会转向了个人,艺术成为了自己反理性反传统的立足之点。

但反观艺术传递的终点,也不再局限于自己或者是大众,而在此时,艺术的参与者也区别为了两种,创作者和观赏者,观赏者的界限也早已不限定于本己或者大众。

不论艺术以如何的形式出现,艺术带来的情感早已与思想融合为一,不可分离。

艺术通常给予人类精神上的愉悦,缓解人的痛苦,甚至说一定程度上带给人喜悦和活下去的希望。反观如果艺术在逐渐消亡,那么就证明人类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动力。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战争影片里,不管战争多么残酷,一般交战双方都会有文艺工作者的出现,中国的大多数是打快板的,苏联部队里是拉手风琴的,美国大兵是吹口琴的,就算什么道具都没有,都会有个人带头唱歌故乡的歌谣,因为明天的战斗可能就是他们作为人类灭亡的时刻。

艺术也早已融入最后的血肉之中承载着文明与时间,在不断的探寻自我过程中,绘画如灵魂一般存在于世间用独属自己的符号放声而歌。


关于艺术家

About Artist

艺术家 / 刘邓

1979年出生于重庆,2000-2004年间在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深造,现居于北京,专职艺术家。刘邓曾多次举办个展及群展,他以独特的艺术风格吸引着众多观者的目光,作品深受广大年轻人的喜爱。刘邓以结型图案以及线条艺术为主要风格,钟情于白描速写般的画面效果。他的线条是冷静而沉着的,感性中带有着理性的思维;与此同时缠绵交织的线条同时会给观者带来空间感与纯粹性,他以整洁单纯的画面效果抒发内心的艺术感受。


展览经历 

2023年 “专注与缓释——纪念《念珠与笔触》展览二十周”在东京画廊(北京) 

2022年 《隐匿之境》在北极熊画廊(北京) 2019年 《自由的尺度》班兰展 (厦门) 

2019年 《太和798?10年》在太和艺术空间(北京) 

2019年 《共享与共存-中外高校交流展》在中国矿业大学(北京) 

2018年 《自由的尺度——中国当代水墨走向欧洲》在卡萨雷斯博物馆(意大利) 

2017年 艺术厦门2017(厦门) 

2016年 香港水墨艺博会(香港) 

2016年 艺术台北博览会(台北市) 

2016年 《时之间 空之间》在家里画廊(北京) 

2015年 香港水墨艺博会(香港) 

2015年 《熵迹》个展在太和艺术空间(北京) 

2014年 《First But Not Least》在空的空间(北京) 

2014年 《中国梦》在北沙滩1号(北京) 

2014年 《Artist》在空的空间(北京) 

2013年 红烟囱第一届艺术沙龙(北京) 

2012年 《合而不同》艺术展在当代美术馆(北京) 

2012年 《岔路》艺术展在Edge Gallery(香港) 

2011年 《年度邀请展》在苏州美术馆(苏州) 

2010年 《咱们屯里的年轻人》群战在金鼎艺术园(昆明) 

2010年 《现实与趣味》艺术展在TC/G诺地卡画廊(昆明) 

2010年 《色视怒放》中韩艺术家交流展在菲籽画廊(上海) 

2009年 《第二届“奇观”媒体艺术双年展》在云南省博物馆(云南) 

2009年 《台湾、重庆、昆明、成都青年当代艺术联展》(云南) 

2009年 《衍生主义2回-刘邓韦一空联展》在ED/GE Gallery(香港) 

2009年 《79回响》艺术展在翠湖会云画廊(云南) 

2008年 《衍生主义》艺术展在ED/GE Gallery(香港) 

2008年 《中国当代艺术的身份与转化》艺术展在Kalmar城堡(瑞典) 

2008年 《民间与全球》在TC/G画廊(瑞典) 

2008年 《视觉感动》展在上海美术馆(上海) 

2007年 《新界面-搜索未来》艺术展在刘海粟美术馆(上海) 

2007年 《中国当代艺术的身份与转化》艺术展在Bohuslans博物馆(瑞典) 

2005年 《“江湖”实验艺术展》在ALAB实域艺术空间(昆明)

2005年 《室内风景》艺术展在TC/G诺地卡画廊(昆明)



点赞 0 浏览 256

购买须知